查看: 188|回复: 6

花婶儿不是人,是一只鬼,她可以证明她生前是一个人~

[复制链接]

47

主题

108

帖子

289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289
发表于 2018-2-4 09:11:4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  第一缕晨曦刚刚穿透黑暗,村外小庙的老榆树又迎来的它的伴儿——一个年近半百的女人。这个女人头发灰白,眼睛也泛着灰白,鼻子、嘴巴似乎都被皱纹淹没,准确地说,是被呆滞淹没。她佝偻在老榆树下,不说也不动,似乎没有了生命的迹象。

  一棵老态龙钟的榆树,一个死气沉沉的女人,在这日与夜的交替时刻,出现在阴与阳的交界处,让人碜得慌。

  当然,她不是鬼,她是人。这一点,她嘴唇偶尔的翕动可以证明,天泛亮了,她依然没有离开之意,更可以证明。证明她是一个人,一个活生生的人。她叫花婶儿,是十里八村有名的抢魂人,榆树下埋着她唯一的女儿。

  阳光渐渐晕开了,一个人朝榆树走来:“花婶儿,我叔家孩子病了,请你去抢地魂。”听到抢魂,花婶儿一下子活泛起来,灰白的眼睛也有了生气:“抢魂啊?好哩,这就去。”花婶儿揉了揉坐麻了的腿脚朝家里走去,边走还边说:“抢魂孩子妈必须得去啊,不然这魂我抢不来。”“这是你的铁规矩,知道的。”来人附和着。

  抢魂不是个好差事,不积阴德也不添阳寿,搞不好还会被恶鬼缠身,不得安宁,没人愿意干。花婶儿一个不会算命,也不懂阴阳的人却干了好久。

  主家姓王,据说孩子是冲着了他爷爷。花婶一扫之前病恹恹的样子,有条不紊地指挥着:“柴火多拉点。还有纸钱、贡果都带足了。对了,孩子妈呢?”脸色腊黄的孩子在炕上暗沉沉地睡着,孩子妈不放心把孩子交给别人看管,坐在炕上拉着孩子的手掉眼泪。花婶儿一把扯过孩子妈:“哭有个屁用?不赶紧把孩子的魂抢回来,孩子能好吗?”

  来到孩子爷爷的坟旁,花婶儿吩咐:“先把柴火拿过来。”见人们把柴火放在了坟头下方,花婶儿急眼了:“放下面干啥?这是抢魂,不是祭祖!”花婶儿平时随和得很,但在抢魂这事上,是容不得别人半点差错的。

  柴火点着了,熊熊的火焰旁,花婶儿念念有词:“王家老太爷啊,快点出来救火吧,你家屋子着火了,再不出来家就烧没了。”王家人也跟着念叨:“爹啊,着火了,快出来救火吧。”趁着空当,花婶儿对着不知所措的孩子妈说:“快喊魂!”孩子妈喊了起来:“阳阳啊,快跟妈回家吧。”“大点声!这么小动静,孩子能听见吗?”孩子妈提高了声音又喊起来:“阳阳啊,快跟妈回家吧。”火最旺时,花婶儿拿着孩子的内衣绕着坟头转了一圈,迅速地把衣服放进事先准备好的麻完袋里,大声叫着:“王阳阳啊,跟你妈回家吧,这不是你待的地儿。”说完把麻袋交给孩子妈说:“快跑,不许回头。”孩子妈背着麻袋朝家里奔去。

  花婶儿指挥着王家人把纸钱、贡果一一摆在坟下方点燃,跪在坟前念叨着:“王家老太爷啊,原谅晚辈的冒犯。给您送钱来了,拿上钱回去吧,您疼孙子也不能给领去,孩子还小,阳寿没到呢,快回去吧,别生晚辈的气啊。”

  回到王家,屋子里传来了笑声,孩子醒了。花婶儿跳上炕,抱起孩子就开哭:“咏儿,你回来了?咏儿,是妈帮你抢的魂,你回来了是不是?我就说你不会丢下妈的。”见这阵势,王家人都懵了。孩子从花婶儿的怀里挣脱出来躲进自己妈妈的怀里:“我不是咏儿,我不是你的孩子。”“啊!那个……我弄错了,弄错了。花婶儿紧扣双手语无伦次地说着:“我就说,我就说,有妈在,孩子的魂儿就好抢。你看,孩子好了吧。”说完,不顾王家人的挽留,踉踉跄跄地回家了。花婶儿知道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,每次抢完魂,花婶都会把生病的孩子错当成自己的咏儿。

  花婶儿抢魂是因为她埋在榆树下的,唯一的女儿咏儿。

  花婶儿婚后一直没生个一男半女,她男人动不动就跟她提离婚。结婚十多年后,花婶儿才从邻村抱养了一个遗腹子。花婶儿视做掌上明珠,特意到县里请人给孩子取了名字,叫李咏。每每听到咏儿甜甜地叫妈,花婶总是觉得自己是这世是最幸福的女人了。

  有了孩子,花婶儿也没能留住心爱的男人,咏儿十三岁这年,花婶儿的男人领着别人的媳妇跑了。花婶儿没了主心骨,就稀里糊涂里跟着村里人信起了fa lun 功。花婶儿视李老师为神明,却没想到,这一信,就要了咏儿的命。

  后来,花婶儿常常在想,要是不信,咏儿现在会是什么样呢?该结婚了吧?我也该有外孙了吧?可是,花婶儿也就只能幻想了。是啊,这天下哪有后悔的药呢?

  咏儿十七岁这年,总是咳嗽,有时还低烧。花婶儿知道,这就是老师说的“魔”,是来破坏她和咏儿的修行的。老师说的话,花婶儿记得清着呢。生病了不用吃药,多练练功就好了。花婶就对咏儿说:“没事,老师会救你的,来跟妈练功。”咏儿月经停了,花婶儿说:“没事,跟妈练功,练功就好了。”咏儿肚子疼得直冒汗,花婶儿还是这样说。等到咏儿肚子胀得老大,医生说咏儿是结核晚期时,花婶儿瘫了。

  算命先生说是咏儿的亲生爸爸要带走她,花婶儿的老妈求了很久,才找到一个本家亲戚来给咏儿抢魂。亲戚说喊魂得当妈的来喊,可花婶儿不想去,也不敢去。她怕一去喊魂,她们娘俩就不能飞升,还得世世来人间受苦,花婶儿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么个女儿,她可舍不得咏儿受一点苦。花婶儿更怕老师因为她的不坚定,放弃了对女儿的救助。

  花婶儿老妈说:“去吧,明儿就是咏儿十八岁生日了,算命的说了,这是个坎,得去啊。”“妈,我……我不能去啊。”说完花婶儿趴在老妈的肩膀上哭了起来。

  最终,在亲戚地白眼里,花婶儿的老妈唉声叹气地跟着去喊魂了。

  咏儿已经好几天没怎么吃东西了,身体肿胀得像个皮球,不停地便血,毛孔里不停地渗出微黄的液体。花婶儿不知道手该放哪,也不知道脚该放哪,她一遍遍给咏儿擦着身子,不停着叨咕着:“咏儿,老师会来救你的。”想想不对劲,又叨咕:“咏儿,姥姥喊魂时,你一定得跟姥姥回来。”花婶儿对自己说:“这回要是能抢回魂来,就不信fa lun功了。”

  时间咋过得这么慢?手表上的指针像是生锈了一样,半天也不挪动一下。花婶儿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开始渗水,紧张、无力从每一个毛孔往外渗。用手抹把脸,手和脸都是湿的。咏儿还在昏睡着,眼皮都不抬一下。花婶儿突然就想大哭一场,可是她不敢,她怕把咏儿的魂吓飞了。

  突然,花婶儿感觉一激灵,忙往外看,花婶儿的老妈背着麻袋气喘吁吁地跑回来了。花婶儿的老妈打开麻袋,上气不接下气地对花婶儿说:“快,快给孩子穿上。”

  在花婶儿娘俩的一通折腾下,咏儿醒了。翻了个身说:“妈,我想吃葡萄。”:“哎!哎!妈这就去买。明儿就是你生日了,妈再给你订个大蛋糕,你等着啊,妈这就去。”花婶又哭又笑地回答。“不信fa lun 功了,跟咏儿好好过日子。”

  抢魂的亲戚来了,花婶儿又是作揖又是磕头的,不知怎么才能表达谢意。亲戚看着咏儿摇了摇头;“唉,抢魂这么大的事,你这当妈的咋能不跟着?这魂抢得不牢靠啊。”花婶儿老妈狠狠地瞪了一眼闺女,搂着咏儿哭了。

  真被抢魂先生言中了,没到晚上,咏儿就去了,十八岁的生日到底是没过上。村里人都说,要是花婶儿当时去喊魂了,咏儿就不能走。

  打那以后,花婶儿就时而清醒,时而糊涂,只有在抢魂能让她清醒,也只有抢魂,才能让她更糊涂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4

主题

152

帖子

380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380
发表于 2018-2-4 16:43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 真邪门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32

主题

83

帖子

222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222
发表于 2018-2-5 16:17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46

主题

107

帖子

286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286
发表于 2018-2-6 16:54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      王阳阳是谁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60

主题

155

帖子

406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06
发表于 2018-2-7 12:57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我弄错了吗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24

主题

56

帖子

150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50
发表于 2018-2-8 13:01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念叨着的人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47

主题

119

帖子

315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315
发表于 2018-2-9 14:02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王阳阳是谁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 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 九千幸运28论坛 九千幸运28交流群

Copyright © 2001-2013 www.jiuqian99.com   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幸运28网站 X3.2

快速
回复
返回
列表
返回
顶部